<strike id="j13l4"><blockquote id="j13l4"></blockquote></strike>
<tbody id="j13l4"><pre id="j13l4"><dl id="j13l4"></dl></pre></tbody>
<rp id="j13l4"></rp>

  1. <s id="j13l4"></s>
  2. <s id="j13l4"><acronym id="j13l4"></acronym></s>
      <button id="j13l4"></button>

      <button id="j13l4"><acronym id="j13l4"></acronym></button>
      4001-608-602

      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寧振波說之對新技術,我們中國人要自己的理論自信
      寧振波

      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信息技術中心原首席顧問,工信部首批兩化融合專家,國家智能制造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委員。
       
      近年來,陸續發表有關制造業數字化設計、制造、試驗、管理以及智能制造的學術論文數百篇,被國家圖書館收錄多篇。參與編寫編著《中國智能制造發展戰略研究》、《三體智能革命》、《智能制造術語解讀》、《鑄·魂-軟件定義制造》等。
       
      在飛機研制中榮立各級別的一、二、三等功十余次。2019年榮獲光華龍騰獎新中國成立70年 · 中國設計70人金質獎章獲得者。
       
       
      重要觀點
       
      在機械工業出版社主辦的“智造加力,免疫強企”公益講壇系列直播中,寧總應邀主講了《澄清概念、輕裝前行--數字化主線、CPS、數字化孿生再思考》,翔正國際根據直播錄音整理,將重要觀點摘錄下來與大家一起交流、探討。
       
      1、我們中國人對新技術要有理論自信,不能盲目跟著國外走,天天考核EI和SCI的論文。我們既要寫好論文,也要把論文寫在產品上,提升我國的科學水平、技術能力、工程研制體系和產品能力,中國制造才有未來。
       

      2、過去我們材料的制備,就靠愛迪生的試錯法,從材料的設計、試制、實驗、再試制材料,再做實驗,看是不是能滿足性能。
       
      今天我們走向智能世界,是先把材料數字化,做各種材料仿真。當然做數字化要懂固體力學、材料力學、結構力學等等,還要了解材料的靜力、動力、強度、疲勞、可靠性、耐用、腐蝕性,我們要逐步使用軟件,讓數字化的越來越多,實物產品的越來越少,才能減少材料的浪費,減少環境的污染。
       
      因此,數字化轉型的實質,就是把工業體系中的原來靠實物產品的研制體系轉變為以數字虛體為中心的研制體系,這就是數字化轉型,構成了Digital Twins。
       
      3、飛機制造的數字化發展在中國是高水平的。因為飛機是基于跨學科(飛機有好幾百個專業)、跨部門(航空、航天、造船、兵器和工業、電子、機械……)、跨區域(跨區域工作機制),構建了大型運輸機的協同設計,結果非常好,設計周期縮短了40%,工裝設計縮短了40%,工裝的生產縮短了75%,制造周期縮短了30%,開創了歷史的先河。
       
      4、運-20飛機自2007年6月份啟動,2013年1月26號首飛。首飛后,張又俠副主席講,國家意志、國人夢想、千家單位協同——這個千家指的是984家單位協同,數千家單位的配套,開創了中國大型復雜工程的現代研制管理體系。
       
      核心是什么呢?三年研制過程的現場實施管控!實際上沒有數字化的模型,沒有數字化的高速的網絡迭代,沒有數字化的工藝設計,沒有數字化的制造過程,很難實現三年研制過程的現場實施管控!核心是數字化的模型。
       
      5、復雜產品的研制方法,過去傳統研制方法是自頂向下的分解,自底向上的設計。有總師、有副總師,副總師下面有主任設計師,主任設計師下面有專業組長,組長分到工程師,分了好幾級。一個復雜產品,方案確定之后,總師分解工作,分解到副總工程師、主任設計師,再分到組長再到設計員,每個人都設計自己的部分,設計完之后,一級一級往上交。交了之后,不合格再打回來,全部重新開始,效率極低。實際上傳統的設計方法是自頂向下的分解,自底向上的設計。
       
      6、什么是自頂向下的設計?總師以前是分配工作的,數字化之后,總師們只需要在服務器上形成一個飛機產品的總體設計,比如說,氣動布局、外形和總體布置。這個確定完之后,我們每個副總師按照分工,登陸到服務器上進行設計,把自己的做好,每個設計員都是登陸到服務器上設計。飛機在哪呢?飛機是虛擬的,在服務器上!每個設計員的計算機是沒有硬盤的,他們按照角色分工,登陸到服務器上,按照總師設計的整機系統,到副總師、主任設計師,再到組長,到設計員,大家各自設計自己的部分。在軟件中,你設計的東西我馬上就可以看到,這樣減少了大量的工程更改和協調工作。這就是自頂向下的設計,從飛機完成氣動布局設計、總體布置,下面一步步往下設計,不是往上設計,設計完之后不斷地迭代,自底向上的綜合,這就是不得了的方法。
       
      7、我們一定要有清醒的認識,且不敢人云亦云,我們需要有自己的定力,需要有主見。在數字孿生這個新生事物上,全球都在爭奪話語權,我們要學習國外的先進技術和方法,但是我們要有自己的定力,要形成自己的理論體系,才能有我們自己的理論自信。有了理論自信,才能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


      ?

      關注翔正

      首頁|關于翔正|資訊中心|合作單位|研修收獲|考察回顧|聯系我們
      品牌行程|日本考察|德國考察|美國考察|日本精益生產與企業經營|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暨智能制造|更多
      Copyright 2015 ? 翔正國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翔正(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602號-3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直門外大街1號西環廣場T2座11C5 電話:010-82435303 郵箱:wg@sageeducation.com.cn
      本網頁中所涉及的相關數據及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僅供參考。若有涉及相關內容出處等版權問題,可聯系我處進行刪除。
      手机版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