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ike id="j13l4"><blockquote id="j13l4"></blockquote></strike>
<tbody id="j13l4"><pre id="j13l4"><dl id="j13l4"></dl></pre></tbody>
<rp id="j13l4"></rp>

  1. <s id="j13l4"></s>
  2. <s id="j13l4"><acronym id="j13l4"></acronym></s>
      <button id="j13l4"></button>

      <button id="j13l4"><acronym id="j13l4"></acronym></button>
      4001-608-602

      新聞中心

      首頁 > 新聞中心 >
      【智造強企】楊學山談《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
              戰疫情,謀升級,促發展。
       
              近期,機械工業出版社聯合翔正國際等多家專業機構,共同打造了“智造加力,免疫強企”公益講壇系列直播課程。課程播出后好評如潮,在行業內引發廣泛關注和參與。
       
              楊學山部長在公益講壇上進行了一場關于《中小企業的數字化轉型》的精彩直播?,F將課后聽眾問題精選并整理出來與大家共享。
      一、請問電子看板與生產流程、產品加工工藝的關系是怎樣的?現在有好多CAD、CAM商用軟件跟電子看板有關聯嗎?

              中小制造企業,制造的底層工具軟件是很少使用的。CAD和電子看板應該說沒有太多的關聯。但是MES、CAM或者是ERP是可以關聯這個領域的。但是,并不是有了這個功能就要用,要看經濟性。安裝一個電子看板,成本可能只需要¥1000元,但是,如果只是為了替代紙質看板,一天一張紙,要多長時間成本才能回收回來?如果對生產效率沒有影響的話,那為什么非要做?如果可以把生產線上的數據建立起來,它產生的價值大于投入的話,我贊成馬上就改。如果沒有這個效果,那就看你有錢沒錢,有錢就做,沒錢就慢慢來。

      二、企業數字化轉型的目標,應該如何制定?

              中小制造企業的數字化目標,是遠看相同、大看相同,具體到當前的行動,各不相同。我多次講過,同一個地區、同一個行業、同一個產業鏈位置的企業、甚至是同等規模的企業、生產相同產品,它的數字化轉型的當前的目標、當前的重點也是不一樣的,具體化和多樣化,這是我們制造業內涵的特征。


      三、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要不要做頂層規劃設計?


              頂層規劃要做好,需要花不少的錢,企業負擔會很大。中小制造企業做頂層設計,只有自己能做,外邊的任何人都做不了。為什么?我這幾年和一些中小制造企業的企業家深入的聊過,一個企業外部的人,要理解這個企業的內在,是極其困難的。尤其是中小制造企業,生存狀態和發展方向的多變性,頂層規劃談何容易。我們在很多領域,是需要頂層設計,但是,做一個好的頂層設計,是有條件的,不是說你做了一個頂層的規劃設計,叫一個高大上的名字,就一定管用。我們在座的各位,你自己想一想,捫心自問,你自己做的或者是你聽到別人做的頂層規劃,真正實施的有幾個?為什么沒有幾個能實施?是因為做好頂層規劃的基礎條件不具備。如果說能做好的,一定是企業里邊的人在做。


      四、機器換人之后人怎么辦?是不是意味著企業以后不再需要人了?

              這是一個十分嚴肅的問題。從不同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答案是不同的。中小企業既是容納社會就業的主體,也是容納就業增長的主體。就業關系到穩定,十分重要,關系著我們千百萬家庭的生存。但是,我們要逐漸的適應,人,做人應該做的事情。由于制造業發展的需要、競爭的需要和人對就業選擇的變革,制造業機器換人是不容置疑的,否則你的勞動生產力無法提升。
       
              我稍微講一下勞動生產力的問題。實際上勞動生產力是和資本高度化緊緊連接在一起的。我講個例子,六七年前我去過一個煤礦,624個人,2000多萬噸煤。當時全國主流的同樣量級的煤炭企業,井下工人,再加上井上的輔職工和后勤人員(醫院、幼兒園和學校工作人員等),3萬多人。噸煤的成本,這個企業一定是全國低的。這就是市場,這就是競爭,這就是現代化。
       
              說到人怎么辦?人,有兩種辦法。一種辦法,新業態的服務業、新的非物質產品需求的行業,這些領域的就業在不斷增長。當然,客觀來說,崗位總體數量目前是減少的大于增加的,這是客觀現實,世界各來源的數據都支持這一點。怎么辦?第二種辦法,減少勞動時間。減少勞動時間同樣是保障就業的一種方式。社會的生產力在進步,我們的勞動制度和報酬制度要跟著社會的前進而變化。當我們在用很少人的情況下能夠生產出滿足大家需求的物質產品,能夠提供大家需要的服務的話,我們想一想,是不是它就是一個轉變勞動制度和報酬制度的問題。如果你一周工作3天,拿到的報酬在社會中的份額和一周工作5天是一樣的話,有什么關系呢?對不對?所以這就叫社會的前進。

      五、自動化制造企業智能化需要幾步走?如何避免無效投入、重復投入?

              這個題目提的難度很大,提問題的人肯定是專業人士。
       
              幾步走是不定的,可以一步走,也可以分步走。為什么?即便是生產同一種產品的企業,在同一個地方、同樣的規模,數字化轉型和自動化過程也是不一樣的。你的條件,你的認識、你的能力和你的判斷,決定了是小步看著走,還是一步跨過去。企業家的判斷力、魄力和資本的能力是關鍵。所以不是說一定是一步走好,還是幾步走好,不一定。
              無效投入和重復投入一定要避免。原則好講,具體做起來難。這幾年我確實聽到也看到無效投入和重復投入。這個問題宏觀的看,確實是說來話長,今天無法展開;但具體到一個企業,我必須強調,作為企業的領頭人,你的責任就是要避免無效投入和重復投入。

      六、能不能讓做工業的人士和企業,特別是企業家,能不能有踏實的工匠精神,而不是近視的經濟利益?

              這個問題我確實不知道提問者是從哪個角度看的,也許我對這個問題的理解不是太透。是不是你的問題是指我們應該去更加踏實的做企業,用企業家精神做企業,而不是為了搏眼球,為了短期的或者是自己的經濟利益?

              我可以很負責任的說,我今天講座的對象,中小制造企業的企業家是踏實的多、苦干的多。有一些企業家,他們現在難的是接班人怎么辦,他們隨著改革開放走過來,有的十幾年、有的幾十年,用這種踏實苦干的精神把我們中國的制造業干出來的。這確實是我的評價,我接觸的,確實是踏實的、有工匠精神的占了主流。今天確實有一些企業,不管是制造業還是其他行業,有一些人過度的追求經濟利益、過度的追求吸引眼球、過度的追求自身的利益,而產生了損害別人利益的事情。我們不能因為有這樣的人,把我們一個群體都給抹黑了。我們的群體是很踏實的,是真正的在為我們的國家發展,為老百姓的需求做貢獻。

              能不能讓后一種人不出現?我只能說,逐步減少,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一個都沒有確實比較難。十個指頭伸出來都不一般齊,不同的人、不同的環境,造成有不同的想法、不同的行為方式,讓十個指頭一般齊是很難的。但是我們總體上通過各種方式,無論是信用的、道德的、社會規范的方法,來減少這一種人還是可以的。
       

      七、如何看待5G在制造業轉型中可以發揮的作用?目前是否存在宣傳夸大的成分?


              對于5G如何在制造業里使用,我確實也做過比較多的思考。5G是有用的,畢竟它提供了一種新的功能,這個功能是原來的移動通信不具備的。但是,它確實不能解決制造業所有的連接問題。我記得之前在有幾次的報告中都講到了,制造企業已在使用的或者需要使用的網絡連接都有很多很多種,在這些連接中有的用5G可以效率高、成本低,有的壓根就不能用5G。為什么?比如說數控機床里面有連接,自動化生產線有連接,高爐里面也有連接,這些東西,5G是不能用的(因為有干擾)。所以我們要客觀的看待5G的作用。我剛才說過了,數字紅利客觀存在,網絡的紅利客觀存在,我們要做的是要用它們解決我們的問題,要考慮的是用什么樣的網絡相對合適,哪種網絡成本低,效果好,就用哪種。這就是實事求是,這就是我們企業家踏實的精神。

      八、請問楊部長,您認為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路徑應該是怎樣的?工業設備的升級在智能工廠的道路上是必須的嗎?

              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路徑,我們還要探索,應該說工業互聯網在一些方面展示了它的長處、展示了它的特征。但是并沒有能夠在所有的方面得到充分的實踐的檢驗,所以工業互聯網的發展路徑還需要有待未來幾年的實踐的檢驗。

              工業設備的升級在智能工廠的道路上是必須的嗎?從宏觀來說,這是必須的,因為智能化一定能使得設備的邏輯能力越來越強,而我們原來的設備邏輯能力大部分不足以支持智能工廠,所以升級是必須的。但是它的物理能力如何,就看智能工廠以后加工什么產品,所以要分開看。這里我再重申一遍,這就是制造業的難點和制造業的魅力。

      九、中國的數字化轉型處于摸索階段,廣東是工業互聯,浙江是數字經濟,中央提出了兩化融合,同濟大學又在搞德國工業4.0,導致低層級重復投資,中小企業都被搞暈了?,F在有沒有統一的方法和路徑,指導中小企業轉型和落地,而不是讓咨詢公司指導中小企業。

              這個問題你講了一些現實的情況,但是你不要把具體的工業互聯就是廣東的,數字經濟是浙江的,兩化融合就是中央的,4.0就是同濟大學的,不要這樣說。也就是說我們從企業出發和政府從宏觀出發,宏觀和微觀之間出發的著力點是不一樣,盡管最后會合在一起,但合的方式要注意,我剛才說過了,企業一定要從企業的問題出發,在解決企業的問題中,用這些工具,用這些概念;而不是從概念出發,對著一個概念,企業做一件事情、做一個項目,這樣就搞暈了。
       
              從企業問題出發,如果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你著力點在網絡,那叫工業互聯網也行;在數據,叫工業大數據也行;如果是IT技術和信息技術結合起來做一些制造業的軟件,你叫兩化融合也可以。所以我們說,這些概念都是對的,都是很重要的,可以在全國解決很多問題的,但是到具體的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那就一定是從自己的問題出發,找工具,對項目;而不是拿著概念回來對項目,那就搞暈了。只要自己確定要解決什么問題,選擇用什么工具,確定投入產出是合適的,就可以。


      十、兩化融合,工業化和信息化誰是主體?


              這個問題,我想還是不要把這幾個概念放在一個籃子里頭去看,或者說放在一個層面上去看。我們要找它們的區分度,兩化融合當時提出來的核心就是工業技術和信息技術的融合,信息資源和材料能源的融合,而且兩化融合更多的側重我們經濟社會發展的具體的領域。而工業化和信息化通常是在這個之上的更加宏觀的概念,是時代的概念,是歷史進程的概念,兩化融合更多的是操作層面的概念。工業化和信息化,如果是時代的概念,應該是相繼的概念。有時候我們要求同,有時候我們要求異,有時候我們要放在一個籃子里邊去比較,有時候我們要把籃子里邊的東西拎出來看。今天我們確實有太多的問題,需要思考,需要應對,我們更需要這樣的實事求是的精神。
       
      【END】


      ?

      關注翔正

      首頁|關于翔正|資訊中心|合作單位|研修收獲|考察回顧|聯系我們
      品牌行程|日本考察|德國考察|美國考察|日本精益生產與企業經營|漢諾威工業博覽會暨智能制造|更多
      Copyright 2015 ? 翔正國際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翔正(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07602號-3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西直門外大街1號西環廣場T2座11C5 電話:010-82435303 郵箱:wg@sageeducation.com.cn
      本網頁中所涉及的相關數據及內容,均來源于網絡,僅供參考。若有涉及相關內容出處等版權問題,可聯系我處進行刪除。
      手机版牛牛